暴徒相关文章

呼吁国际社会谴责极端示威暴徒分子暴力行为

卢瑞安说,一些乱港之流不断抹黑香港、损害香港的国际声誉,令人气愤,希望更多的有识之士把握机会,在各种平台上积极为港发声,为年轻人树立正确的榜样。

2019年09月12日

少数暴徒一再公然叫喊带有“港独”色彩的口号

杨光:对于香港当前出现的暴力犯罪现象,是不是开始出现了恐怖主义的苗头?我们只要看看事实就可以得到答案。近3个月来,少数暴徒肆无忌惮地进行犯罪,特别是用令人发指的行径伤害警察,并且打砸店铺、瘫痪机场、滋扰地铁、非法禁锢无辜市民。我们注意到,他们对警察的袭击使用的武器日益升级,已经具有严重的致命性。他们还采用令人不齿的手段,公然在网络上非法披露警员及其家属的个人资料。据目前不完全统计,已经有大概1600名警员的个人资料被披露,一些人在网络上公然叫嚣杀害警察,欺凌他们的家属。我们再来看看31日发生的事情,如果说过去还是少量投掷汽油弹,31日他们在闹市区投掷大约100枚汽油弹,还肆意破坏地铁设施,冲进地铁控制室肆意破坏,严重威胁地铁安全运行。

2019年09月03日

一名黑衣暴徒突然再次用雨伞袭击了白衣男子

不仅如此,暴徒们之后又再次将一个瓶子砸到了白衣男子身上。这次,白衣男子终于忍不住,将这个瓶子捡起来扔了回去。

2019年09月02日

暴徒向政府总部、立法会内投掷汽油弹

他们让香港充斥着暴力,他们让东方之珠蒙羞。香港乱下去,谁来承担成本?!暴力行径已令香港经济民生“五劳七伤”。根据特区政府数据,香港今年上半年各项经济指标,除个别行业外,全面下跌。如果任由暴徒猖獗,香港,这个大家共同的家,就有滑向深渊的危险。

2019年09月01日

偏袒暴徒的香港记协在声明中着墨最多的不是谴责暴力

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强烈谴责围殴与非法禁锢记者的严重暴力行径。香港记协不仅支持“黄丝”媒体,还完全违背其自称的目标——致力维护新闻自由及新闻操守——对不同媒体“搞双标”。

2019年08月14日

【环球网综合报道】13日晚在香港机场遭暴徒非法拘禁、围殴的环球网记者付国豪

最后要感谢关心付国豪记者的网友们。 请原谅我们把时间全用在了对国豪的营救上,没有在第一时间向大家通报情况。有你们的支持,环球时报和我们在一线的记者都不孤独。

2019年08月14日

• 一名内地男子被指是「公安」遭大批暴徒围殴、泼水

22:30• 警方到達客運大樓時被暴徒攻擊,離開時被擲雜物及射鐳射光,汽車玻璃被擊碎,警員曾發射胡椒噴霧,被圍攻的警員一度拔槍示警。

2019年08月14日

图:尖沙咀警署内有警员被暴徒投掷的汽油弹击中

民主党许智峯同样到北角“抽水”,被街坊喝骂,最终败走。许智峰又公然知法犯法,在新光戏院对出快餐店外双黄线非法停车。他下车时戴有扬声器,并有议员助理陪同,显然又是企图阻碍警方执法。

2019年08月12日

暴徒们更大骂宿舍内的人为「黑社会」

昨日新界多區均爆發暴力衝擊,多間警署被暴徒圍堵,更在警署外縱火。沙田集會期間,暴徒曾包圍康文署總部大叫:「放工!」又拍打玻璃窗叫職員:「唔好辦公!」其後他們再到沙田警署「快閃」抗議,塗鴉外牆及掟雞蛋,再以巨型彈叉射警署。暴徒其後又展開堵路行動,阻礙通往城門隧道的馬路,又再到沙田警署掟磚、掟雞蛋及拆卸警署招牌,警方終以催淚彈驅趕。

2019年08月06日

深夜时分有大批黑衣暴徒突然包围黄大仙纪律部队宿舍

「我只係一個普遍市民,早兩日同阿妹喺中環搭港鐵過佐敦,途中我阿妹拎手機出嚟玩電話。點知唔為意,原來旁邊有一班戴口罩嘅黑衫暴徒企咗喺度,佢哋見我阿妹拎電話出嚟,作賊心虛,以為係影佢,竟然即刻喝我阿妹放低部手機。」無端遭暴徒欺凌的旺角居民,通過電話錄音發放群組揭露暴徒禍害,她親身經歷「黑色恐怖」,多名暴徒在地鐵上把兩姊妹團團圍住,其中一人更作勢要向其施襲。「仲有啲人無啦啦詛咒我阿妹死全家,以後生癌死。我哋喺車廂入面無從走避,真係好驚好驚。佢哋嘅處事手法,似黑社會多過係手無寸鐵嘅平民囉。」

2019年08月05日

图:张国钧位于坚尼地城的区议员办事处遭到暴徒严重破坏

【大公报讯】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张国钧位於坚尼地城西环山市街的区议员办事处昨晚遭到暴徒严重破坏,办事处玻璃门墙及器具设施严重损毁,物件散落一地,损失仍在点算中。民建联和张国钧本人均发表声明,强烈谴责破坏议员地区办事处。

2019年08月05日

暴徒将广大市民与他们的所谓「五大诉求」綑绑

老友話:「廣大市民必須看清,罷工圖謀打擊管治、癱瘓經濟、擾亂民生,將全港市民捲入政爭,只會將對立仇恨深植所有普羅大眾心中,令香港更撕裂。不論他們的口號叫得多漂亮、多動人,都掩蓋不了其鼓吹、煽動暴力的本質。廣大市民不想香港再亂下去,不想香港由安全和諧的國際城市淪為『暴力之都』,就應該向罷工行動說不。」

2019年08月05日

聚集在将军澳警署外的暴徒忽然逐渐撤走

“人形丫叉”向警署射砖约下午五点半,围攻警署的暴徒人数增加,再以“人形丫叉”向警署弹射石头、砖块等硬物,警署多个玻璃窗碎裂,大楼外墙有损毁。暴徒又以镭射灯射向警署外墙,并以黑喷漆喷污警署外墙。与此同时,大批暴徒于港铁宝琳站对出新都城的贸业路,拆毁路边铁栏并设置路障,宝邑路及唐俊街交界一个交通灯被拆下。入夜后,部分暴徒前往港铁将军澳站外的马路围坐,全日严重堵塞区内交通,亦对紧急服务造成严重影响。

2019年08月05日

赫然发现有暴徒先是运送汽油弹前往暴徒聚集地点

大公報記者昨日在旺角、尖沙咀一帶現場採訪,觀察到暴徒事先做足連串部署,各路運送頭盔眼罩雜物的物資車,源源不絕運往油尖旺不同街道,各個地點都有人接頭接貨,甚至公然大聲叫喊,「有無人要頭盔豬嘴?有無人要口罩?」全然肆無忌憚。但一些可疑物體的運送,則顯得行蹤鬼祟。

2019年08月04日

国务院港澳办、中联办及特区政府先后发声明谴责暴徒行为

7月21日晚23時許,中聯辦職員更換新國徽。

2019年08月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