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20年各大影视公司的影视项目备案上来看-旅游新闻网
点击关闭

播出-从2020年各大影视公司的影视项目备案上来看-旅游新闻网

  • 时间:

韩国发生超级传播

随着古装剧题材受限、限薪令出台,平台方购买预算有所下降。“虽然下降的不多,但主要的分配比例变化了。”李庆告诉市界,相比于版权剧,平台已经开始向自制内容和定制内容倾斜。比如爱奇艺计划将自制内容(含定制)占比提升至三分之一,同时建成10个自制综艺工作室和40个自制剧工作室。 但是,在李庆看来,古装剧受限也不是全无好处,影视公司为把剧卖出去会将服化道、剧本、后期这块的预算分配比例提高。“而对于质量好的、符合政策导向的古装剧平台愿意花钱去买。” 就如SMG东方卫视总监、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所讲,对古装历史剧,要跳出“后宫频频领盒饭,前朝阴谋理不断,戏说历史图爽爆”的顽疾,古装剧需要打造史诗格局。

而應收賬款累積所帶來的賬齡惡化和壞賬壓力、引發商譽減值的大幅增加、質押居高不下等一系列問題,極容易導致公司現金流持續緊張。尤其從賬齡來看,歡瑞世紀1-2年的應收賬款金額最大,占應收款的55.4%,超過11億元。賬齡結構極不健康。「賬齡時間長,很容易導致公司回款速度慢;另一方面,老劇播不出,新劇沒錢拍,製作和上映周期都會被拉長。」姜曉冉說道。 據了解,公司目前擁有的版權中仍以古裝題材類型為主,包括《沉香如屑》《吉祥紋蓮花樓》等。若積壓的古裝劇無法播出,賬目拿不到回款,新劇拍攝遭遇現金流緊張,即便有IP在手,想必也很是為難。

  如果是在前几年,这种现象还比较正常。自从《甄嬛传》凭借精致的服化道、极为考究的台词、一波三折的剧情大火后,古装剧一度热到烫手。 不过,近几年古装剧遭遇严格管控,尤其是“限古令”出台,由此引发行业巨变。比如,已决定播出的《新白娘子传奇》撤档,《东宫》等剧被从视频网站推荐列表上移除。 一时间,业内谈“古”色变。到2019年5月,古装剧备案数仅1部。反观同期《都挺好》《小欢喜》等都市现代剧则霸屏黄金时段,古装剧屈居其下。 那么如今几部古装剧的大热,是否意味着其“死灰复燃”了呢?

  所以,古装剧并未回暖。年末这波古装剧的繁花似锦,其实是一种清库存行为。从2020年各大影视公司的影视项目备案上来看,华策影视(300133,股吧)重点项目有14部,其中古装剧只有3部;以拍摄古装剧擅长的慈文传媒(002343,股吧),2020年预计开机的14部项目中,只有4部是古装剧,其他则均匀分布在军备、民国等题材。 然而立项古装剧,并不等于都会开拍。如今,新冠肺炎突然来袭,能否如约开机尚且不论,但剧组停工导致的供给下降,以及长视频观看时长的增加,或许意味着,很长一段时间内,市场上销售的、平台上播放的都是那些上游影视公司之前无法播放的存货。

01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放眼2019年全年,備案的所有電視劇中,當代類型題材佔比為72%,去年同期為59%;古代題材則從2018年的15%減少至7%。2019年,古裝劇的產出嚴重縮水。 「這跟政策的監管調控有關。」傳媒分析師李然說道,「其中既包括從備案拍攝取證到平台端播出時長和部數的要求,也疊加了2019-2021年整個政策大年(2019年建國70周年,2021年建黨100年)對內容導向的鼓勵。」限古令要求,所有衛視綜合頻道黃金時段每月以及年度播出古裝劇總集數,不得超過當月和當年黃金時段所有播齣劇目總集數的15%。

《太子妃升職記》喜樂會舉行他印象特別深刻的是之前播出的《太子妃升職記》,當時看網友吐槽戲服都是演員自己縫製的時候,他只覺得心酸。「戲服真挺花錢的。」 劉笑語在橫店有兩個戲在拍,兩個劇組加在一塊兒差不多七八百人,服化道、場地、攝影、食宿等加在一起每天成本就一百多萬。他最怕誤工,每天都覺得在燒錢。 有數據顯示,自2015年開始,魔幻類古裝劇製作費用在600萬/集,同比增長2.5倍。古裝劇製作成本高、周期長、不確定性強,投資資金回籠周期慢、風險大成為了業內的共識。讓古裝劇雪上加霜的是,IP效應失靈,平台的選擇會倒逼製片公司更加嚴謹地選擇拍攝項目。 「擱幾年前,我們是看到大IP就想買,但現在需要看劇,不只是演員、導演,更關鍵的是劇情。當然演員也會更關注,但從『流量明星』轉移到『演技派』身上。」視頻平台方負責人李慶告訴市界,「我們有專門的團隊用來評估項目,從它的劇本、粉絲基礎到流行趨勢,乃至劇組製作班底等等方面都要去看。」 一般情況下,他們會等電視劇完全拍完才會決定是否購買,甚至有時候會考慮放棄掉一些不確定的項目。「雖然有時候我們也後悔,比如大女主戲特別火的那幾年,我們就看走眼了一部劇,但是以後我們還會這麼做。」 李慶透露道,現在古裝劇水漲船高主要是因為前幾年,平台為了跟衛視爭奪優質內容,不惜將成本提價造成的。數據顯示,華策影視、慈文傳媒、歡瑞世紀和唐德影視平均單集售價從2015年的145、203、117、139萬元,上升到2017年的819、455、572和301萬元。

供给决定需求,而需求反作用于供给。在李然看来,这会倒逼内容制作方调整业务布局方向,减少古装剧的内容数量,同时增加对现实主义题材内容的储备。2019年,备案电视剧数量锐减,处于过去10年来低点;备案题材上,当代都市、农村类占比提升,达到52%,占据半壁江山。 虽然年末,《庆余年》《鹤唳华亭》《大明风华》三部大剧的登场,为古装剧营造出一种“你方唱罢,我方登场”的气势,但这气势实为“虚火”。 2019年赶上70华诞,广电总局启动“优秀电视剧百日展播”,要求展播期间不得播出娱乐性较强的古装剧、偶像剧。被积压许久的古装剧才得以在年末集中释放。 “类似《将夜2》《庆余年》本应该是在2019年年初就播出的。”从事制片的刘笑语告诉市界,“但是后来因为内容导向延后播出了。”

《古劍奇譚》慶功會剛剛迎來大結局的《錦衣之下》就是由該公司出品的。受電視劇大熱影響,歡瑞世紀股價迎來一波漲停。但這仍舊無法挽救公司業績。1月21日,歡瑞世紀披露2019年度業績預告,預計2019年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虧損為4億元-6億元,去年同期盈利3.25億元。業績遭遇變臉。 歡瑞世紀在回復深交所問詢中解釋稱,公司業績下滑是因為影視行業短期規範化調整導致播出環境及市場需求變化,公司選擇審慎投資製作影視劇,部分劇集售賣受到影響。因此,公司計提應收賬款壞賬準備3.31億元,存貨減值準備2.69億元。 市界查閱資料發現,其播出環境變化指的應該是「限古令」。Wind數據顯示,歡瑞世紀的電視劇及衍生品營收佔比從2018年的83.86%下降至2019年年中的30.9%;而藝人經紀業務營收佔比則從15.89%上升至69.1%。 多部古裝劇積壓,導致公司劇集售賣收入遠不如藝人經紀業務。

  2019年上半年,欢瑞世纪应收账款为18.8亿元,占总资产的40%;存货金额为13.95亿元,占比近30%,其中排名前五的影视剧分别为《江山永乐》《琉璃美人煞》《听雪楼》《天下长安》和《天目危机》,这里四部为古装剧。除《听雪楼》已在网络平台播出外,其余几部尚未播出无法获得收入。 可以说,“应收账款和存货高,是不少影视公司的顽疾。”传媒分析师姜晓冉表示,“尤其是古装剧,由于制作周期长、同时很容易受政策影响以至于无法上星播出,只能成为库存。“

02應收賬款與存貨雙高因古裝劇無法上映而帶來的庫存積壓問題,一直以來就令影視公司頗為頭疼。政策管控頗為緊張的2018年,不少影視公司的壞賬是公司總營收的兩倍甚至更多,而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多為負值。 目前來看,我國以電視劇業務為主的公司有華錄百納(300291,股吧)、唐德影視、歡瑞世紀(000892,股吧)、完美世界(002624,股吧)等。其中,歡瑞世紀是一家擅長古裝劇拍攝的影視公司,曾出品過《宮鎖心玉》《古劍奇譚》《青雲志》,旗下擁有的IP也多以古裝題材類型為主。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市界。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在這個「不出門就是給國家做貢獻」的時刻,不少人選擇宅在家裡看劇。《錦衣之下》《絕代雙驕》《三生三世枕上書》······不難發現,春節期間的古裝劇,延續了年前《慶余年》《鶴唳華亭》《大明風華》的熱度,再次成為主角兒。

03平台方「見風使舵」古裝劇的投資製作容易使公司應收賬款和存貨雙高,主要與其自身的某些特性有關。 首先是拍攝成本。相較於選景簡單、服化道輕鬆的都市現代劇,古裝劇在成本方面不佔據任何優勢。尤其是仙俠、玄幻等類型古裝劇,後期特效也是一筆不菲的支出。 「古裝劇的製作還是非常考驗內容製作方自身的資本實力和製作能力的。」劉笑語舉例道,「首先,戲服和場景布置就是很大的支出。都市劇裡頭演員還能說自帶服裝進組節省一大筆開支,但古裝劇不行。」

今日关键词:当当网被约谈